《反不正当竞争法》草案二审 能否终结“网企恶斗”?

摘要: 8月28日,《反不正当竞争法》修订草案二审稿提交审议,对于定义互联网不正当竞争行为增加了“概括+兜底”的方式,另外删除了授权行政机关进行认定的条款。中国互联网协会研究中心秘书长胡钢和财经评论人包冉各自对此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09-07 12:40 首页 财新视频


8月28日,《反不正当竞争法》修订草案二审稿提交审议,对于定义互联网不正当竞争行为增加了“概括+兜底”的方式,另外删除了授权行政机关进行认定的条款。中国互联网协会研究中心秘书长胡钢指出此版草案是法制的进步,应当尽快建立起消费者集体诉讼制度;财经评论人包冉认为此次修订案的相关内容实际上落后于互联网的发展速度。



CAIXIN VIDEO

财新视频


温馨提示:建议在WiFi条件下播放视频

 


从3Q大战到小猿搜题和作业帮互掐

互联网成为众多公司新战场

二审稿能否有效遏制互联网恶性竞争?




    胡钢    

中国互联网协会研究中心秘书长

专家观点:

  • 删除行政机关认定这一条是法制的进步

  • 消费者集体诉讼制度应该尽快建立起来


授权行政机关去认定某种法律,没有法律明确规定的都认为他是违法的或者守法的,实际上是给行政机关一种造法的权利或者解释法律的权利,那是不可以的。所以这次商议完全删除了给行政机关的授权条款应该说是回归了我们立法的原意,是一种法制的进步。

 

消费者的福祉得到增长,这是根本目的。市场公平竞争都是中间目标,不是根本目标。但是我们现在这种设计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现在这部法律更多的解决经营者之间的竞争行为,那么实际上这种不正当竞争行为最后一定是由我们消费者来买单的。万鄂湘先生实际上提出了一个消费者,对于消费者特别是这种网络性的侵权的行为、不正当竞争行为来说,消费者这种集体诉讼的制度应该建立起来。


     包冉     

知名财经评论人

专家观点:

  • 从技术角度来限制不正当竞争是不够的

  • 新法落地可以吸取国外的执法经验


我们看到在此次的修订的草案中所提出的相关的段落,他基本上还是以技术手段实现不正当竞争为主要的出发点。应该说这种不正当竞争的方式是比较原始的,应该是可以追溯到3Q大战的时候,比如说利用技术卸载、阻挠等等。互联网发展到今天,我们看到在这个时候仅仅是说从技术角度来限制不正当竞争其实是不够的。因为还有好多商业化的竞争层面的存在,比如说今年在物流领域几大电商巨头彼此之间的撕逼实际上也就是这种新情况的出现。


我们也可以参照一下美国、欧洲等国际上的一些反不正当竞争或者反垄断的相关的案例。比如说当年对于微软的桌面操作系统Windows的不正当竞争或者是垄断行为的调查,或者是后来关于谷歌的在网络搜索引擎领域的不正当竞争或者垄断行为的调查。美国和欧盟的相关的专门成立的调查部门都耗费了长达十年以上的时间来搜集取证,而在这段时间之内所以如何能将这个新的反不当竞争法在互联网的领域能够有效的落地,并且尽可能的减少执法成本,其实也是一个需要充分考虑的地方,而目前在这个草案中还难以看到。



首页 - 财新视频 的更多文章: